惠安“八女岛”的故事:八女跨海开荒 惠女精神永驻

——

2017年06月09日 10:54:56 来源:泉州网
分享到:      

  童话中,鲸鱼的梦想是化为一座没有悲欢的岛屿,静静地在海心伫立,迎着潮湿的海风听浪的私语、风的讯息,在起伏的潮汐里轻唱52赫兹的旋律。

  现实中,在惠安大竹岛上,也有一位这样的老人,他远远地避开了尘世的喧嚣,甘愿独自守候一座不为人知的小岛。

  春红开谢,草木枯荣。近三十年来,作为“岛主”的他,一次次驾着孤舟,在长达五公里的海域上穿行来往,在海潮的冲刷洗涤中,源源不断地向岛上运送种子、桉树苗和建筑材料。余下的时间,则全部用在对小岛的构建上。这座岛屿上,一花一木、一砖一瓦中都倾注了他执着的情感。

  从不惑到花甲,这位被称为“惠安鲁滨逊”的老人,像一位人世间最美的情郎,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全用在这座岛上,只为耕耘好这方挚爱的土壤。

大竹岛岸边
大竹岛岸边
八女岛
八女岛

  惠安鲁滨逊 驻岛三十载

  从杜厝码头到大竹岛最简便快捷的交通工具便是快艇。然而,要是万一遇上风大的时候,海上掀起的惊涛浪头,却足以将船上的人淋成落汤鸡。

  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颠簸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一片延绵平缓的白色滩涂映入眼帘。凝眸望去,但觉浅水湾处的海波蓝盈盈的,十分清澈,就连形态各异的珊瑚和海螺也看得清清楚楚。这里,便是传说中的大竹岛。

  船刚停稳,船上的客人便迫不及待地弃舟登岸。大竹岛上,空气甚是清爽,令人精神为之一振。走过一段崎岖不平的山路之后,来到位于岛屿南麓的一处小楼上,这里正是神秘“岛主”林颍的住所。

  虽然已经年过花甲,但眼前的林颍老伯看上去却依然显得精神矍铄。站在别具一格的传统闽南小木屋前,林岛主热情地介绍起岛屿现在的情况。

  据他介绍,他现在所居住的地方本来是一处天然洞穴,当年,八位女子开垦荒地时亦曾栖身于此。此后,虽然有人曾在附近兴建了大量住宅,但许多房间都处于常年闲置状态,唯有他一直以农林技师的身份,常年驻守在这里。如今,已经守岛近三十年的他,对于岛上的草木树石、山地林场无不深记于心。

  在距离林老伯的住所不远处,有一块花岗岩,上面刻有“八女岛”三个字。一阵寒暄之后,老人和我们讲起了这三个字的由来……

林岛主的小屋
林岛主的小屋
柴火
柴火

  八女跨海开荒 惠女精神永驻

  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在三面环水的惠安莲城半岛,面临着人多地少和自然灾害的双重压力。为解决粮食短缺问题,净峰镇杜厝村女民兵周亚西等八名惠安女,打算共同驾舟前往湄洲湾内的大竹岛开垦荒地。

  在许多世代生长于此的老人眼中,八个女孩的举动无异于缘木求鱼。众所周知,当时的大竹岛由于远离人烟,且土壤十分贫瘠,可谓是“石头满山砂满岛”,一直只是被附近的村民作为捕鱼的中转站。然而,她们并未因此望而却步,反而在家人们疑虑的目光里,乘上了驶往大竹岛的渔船,正式开始了征服荒岛的伟大进程。

  在生产工具、生活用品都极端简陋的条件下,想要在荒岛上正常生活下去,可谓万分艰险。村民们等待了好几天后,仍然没有任何关于这几个女孩的消息,不免开始摇头叹息。直到半个月之后,海面上忽然升起了熟悉的桅樯,八个女孩竟然回来了!

  下船之后,她们均已疲乏不堪,但脸上却洋溢着止不住的兴奋。原来在短短数周时间里,她们已经在岛上建好了简易的饮水设施,并清理出了一大片宜耕土地。

  此后的几个月里,八位姐妹再接再厉:住洞穴、开垦农田、挖掘水井、种植果树……凭借手中的八柄锄头,开垦出了30多亩荒地。第二年,她们又在松软的土地中,插下了绿油油的地瓜苗。经过悉心培育,地瓜的长势喜人,第一年便大获丰收,亩产量高达1600多公斤,运回的地瓜整整装满了四十大船,一时间大大缓解了村内粮食短缺的问题,令村民们都对她们刮目相看。

  寒来暑往,四季更迭,八位姐妹前后一共在岛上度过了十五个春秋。关于她们跨岛开荒的事迹,也在全国范围内广泛传颂。越南总统胡志明甚至还特意送来了“八女跨海垦荒”的石碑。自此,大竹岛又多了一个动人的名字:“八女岛”。惠安女的奋发图强、勇于开拓的精神,永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留在了这块她们曾经拼搏奋斗过的土地上。

  鸣泉出岫环碧璋 玉浪击渚风月长

  告别林岛主后,我踏着柔软起伏的绿阴道,登上了岛屿中部的一处小山。百花盛放的五月里,漫山遍野的相思树上开满了金色的小花,微风轻拂,阵阵馥郁的芬芳沁人心脾。而颀长秀丽的桉树,则迎风挥舞着翠绿的手帕,仿佛在和朴实的岛主一并欢迎着远方的宾朋。立在山头,轩然远望,胸中豪气顿生,耳畔仿佛再度响起了八个女子合唱的福建山歌:“劳动起来心欢喜哪,小荒岛建个新家乡”。

  下山时,水声潺潺,涛声阵阵。泉鸣并涛声共响,彩霞伴波光流漾,令人情不自禁想起朱熹的那句:“饮泉云出岫,卧岭月流空。” 极目向海中远眺,只见烟波内洲矶缈缈、屿碣幢幢,恰似攒花簇翠、步棋罗星。伫立良久之后,我忽而对这萍水相逢的小岛产生了一份莫名的情愫,心想若能长久停留于此,倒也可告慰这忽思忽梦的漂泊浮生了。

  山下的海滩上,嶙峋的怪石,镶嵌在纯净无瑕的蓝天和海洋之间。而一艘艘棕红色的驳船,此刻正静静停泊在港湾里,构成了一幅美轮美奂的画面,久久定格。

  每个人心中都存有一座这样的岛屿,它或许荒芜许久、了无人迹,抑或是远离尘世、仅同海水相连,但我们仍然会在漂泊许久的时候,莫名地惊羡它珊瑚丛生、锦被霞帔的美感。因为唯有它,能够在一刹那间映托出我们渴望抵达的彼岸,也唯有在它返璞归真的暮光中,我们才能抛下一切顾虑,静下心来,安谧地听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遥远却真切的呼唤……(周湖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