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著名奏折藏身石狮长福林氏族谱

——

2017年06月16日 10:43:11 来源:泉州网
分享到:      

  说到明史,弹劾严嵩、严世蕃父子无疑是“反腐扫黑”的典型案例。严嵩曾任内阁首辅、权势熏天,要将这位巨贪拉下马,没有勇猛的斗争是做不到的。在石狮长福林氏族谱中,就罕见地收录了两篇来自御史林润的战斗檄文,“弹劾嵩党”之决心在此袒露无遗。

巍峨的“忠孝门”牌楼
巍峨的“忠孝门”牌楼
比干庙中斗拱如锦
比干庙中斗拱如锦

  不一样的 “祠堂一条街”

  在石狮市长福社区东山新村,有一片汇集祠堂、公妈厅、庙宇为一体的仿古宫殿式建筑群,这个区域也被人们称为长福“祠堂一条街”。穿过一个青石牌楼“忠孝门”,记者进入“祠堂一条街”后发现,这里的建筑除了以林氏祠堂为主外,还有黄氏祠堂、四姓同堂的“四桂堂”,以及文财神比干庙、镇安殿(挡境神庙)等建筑物。泉州市文管所研究员黄真真感叹道,“祠堂一条街”的建筑让人目不暇接,祠堂文化在这里氤氲不绝,给当地人带来了非凡的精神力量。

  据长福社区八旬老人、文史爱好者林少海先生介绍,林氏宗祠为石木砖构仿古“皇宫起”建筑,禇红琉璃瓦盖顶,硬山顶三川脊,脊端燕尾飞翘,脊角鸱吻兀立,脊中堆塑双凤朝牡丹的精美剪瓷。祠堂格局二进三开间,带单护厝。祠堂立面作双凹寿处理,大门前的“五伦柱”和步口“百子千孙柱”均为该祠首创。而宗祠内的楹联撰写、吉祥图案与柱梁设计均出自林少海之手。

  宗祠大门口有对联“长福分支绵世泽,前园衍派振家声”。据《石狮长福林氏族谱》所载,林氏“得姓自王子比干之后”,比干裔孙林禄于东晋由齐鲁入闽,任晋安郡守,定居闽地,系闽地林氏始祖。经数百年衍传至彦安公,“携子林以和分居晋江十九都前园乡(现石狮市宝盖镇前园村)”,彦安成了前园衍派的肇基祖。前园二世林以和生四子:元有、元益、元嘉、元会。二房、长房、三房先后迁居长福,为长福林氏肇基祖。四房林元会分居台湾,惜今已失去联系。

  据文献记载,林氏宗祠始建于明代中叶,旧祠坐东朝西,背靠宝盖山,遥望罗裳山、紫帽山诸峰。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晋江沿海倭乱,祠堂毁于兵燹。明天启年间族人林云程为官之时,“宦游过家,蒿目刺心,捐俸金累百,鸠工重建”。在这之后,祠堂又历多次重修。2012年,长福林氏筹资170多万元择新址重建宗祠,并于2013年落成。

“英烈夫人”也被配祀于比干庙中
“英烈夫人”也被配祀于比干庙中
“祠堂一条街”就隐身于长福社区的居民楼群中
“祠堂一条街”就隐身于长福社区的居民楼群中

  民众将比干 奉为“文财神”

  比干是殷商王子,也称王子比干。为什么在长福社区东山新村中会有“文财神比干庙”呢?

  林少海称,比干是商朝(约公元前1600年至公元前1046年)的政治家,忠君爱国,为民请命,敢于直言劝谏,请求君主改善政治环境,被称为“亘古忠臣”。比干被纣王杀害后,夫人妫氏(也称“陈氏”)于长林(今河南省淇县)石室之中生一男,名泉(林姓始祖)。周武王伐纣,天下大定,四处寻找比干后人,得知其遗孤生于长林,于是赐其林姓,改名为坚。比干因而成为林氏之太始祖,所以长福林氏便兴建比干庙奉祀他。

  在民间,比干深受人民群众的尊敬和爱戴,后代世俗甚至还将其奉为“文财神”,据说这是因他心地纯正,率直无私,老幼无欺,人皆敬服,正所谓“财帛无心,有德斯昌”,故有此称。

  走进比干庙,只见正殿神龛内端坐着一尊高大威严的比干塑像,龛顶横匾上镌“少师忠烈公”,龛的两侧有“一身就死情何切,历代褒封德愈彰”、“忠孝遗风存礼智,丹心正气谱华章”联对,应是对比干精神的一种褒美。龛前还有一排大小不一的比干塑像,据说是前往各地巡境所用的。

  在比干庙的最右侧,我们看到还配祀着“英烈夫人”妫氏的塑像。夫人手中紧搂着一婴孩,想来那婴孩便是林姓始祖林泉吧。3000多年前的历史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在眼前立体呈现,依然带来心灵上的震撼。

族谱中惊现林润文章
族谱中惊现林润文章

  现存旧谱 始修于明代

  在林氏祠堂中还珍藏着《前园长福长房元有公派下房谱》,据林氏族人林金典介绍,旧族谱始修于明代,后世又历多次续修。如今林氏要取旧谱来翻阅,都需先焚香祷告后方可实行。

  族谱中有一篇明嘉靖甲子(1564年)衡州府通判升湖广兵备道、奎霞八世孙林廷春等人所撰的《奎霞族谱记》,文称前园林氏源自泉州奎霞林氏,奎霞林氏肇基祖天助公“籍于泉城西隅熙春坊奎霞巷,创置业产”,其孙奇安(即彦安)“分居于晋江十九都之前园”。文内还称该族谱牒曾“因兵燹无存”,所以当时任江西永丰县教谕的林顼提出要举宗支之力重修族谱。正是因为林顼、林廷春等人齐心修谱,才使林氏族谱资料得以流传后世。

  如今,前园长福林氏族谱既包含了宗支图、各时期修谱谱序、记事篇、义类录篇等,还收录了历代的名人名篇。

文财神比干庙金碧辉煌
文财神比干庙金碧辉煌

  两份著名奏折现身

  在前园长福林氏族谱中,记者发现竟收藏有手抄版的明代南京山东道御史林润的著名奏折《劾严世蕃疏》《再劾严嵩严世蕃疏》。林润生于莆田荔城,莆田林氏与石狮长福林氏同宗同源,故林润文章亦被录于该族谱中,而且文后还附有长福林氏族人林玨对于这两份奏折的评述。

  《明史》评严嵩、严世蕃父子之败,乃“发于邹应龙,成于林润”,意思是御史邹应龙率先揭发严嵩父子的罪行,而林润的奏折最终促使明世宗下旨将严世蕃逮捕下狱,第二年问斩,严嵩则被削职为民,家产尽抄。可以说,林润的这两份奏折,正是压垮历史巨贪严氏父子的“最后一根稻草”。这两份奏折在历史文献中虽屡被提及,但其原文的真实面目如何,却鲜有人知。出现在长福林氏族谱之中,真可谓意外惊喜了。

  在《劾严世蕃疏》中,林润指出“世蕃自罪谪之后,愈肆凶顽,日夜与龙文诽谤朝政,动摇人心。近者假治第,聚众至四千人,道路汹汹……”严世蕃被邹应龙弹劾后,受到充军雷州的惩罚,但他却没到雷州,而是偷偷溜回江西老家,并与幕僚罗龙文(倭寇汪直的亲戚)假托修缮府第之名,收容4000名江洋大盗,意图不轨。这些情况在文中皆有体现。在文末,林润直接向世宗请求将严世蕃正法——“乞早正刑章,以绝祸本”,措辞不可谓不厉。

  《再劾严嵩严世蕃疏》全篇400多字,纵观其文,字字若刀,句句似鞭,彻底吹响了讨伐严氏父子的最终号角。文章的开篇即对严世蕃数桩罪行进行控诉:“世蕃罪恶积非一日,任彭孔为主谋,罗龙文为羽翼,恶子严鹄严珍为爪牙,占会城厂仓,吞宗藩府第,夺平民房,而又改釐祝之宫以为家祠,凿穿地之池以象西海,直栏横槛,峻宇雕墙,巍然朝堂之规模也。”

  由于弹劾之前林润做了大量的“功课”,所以对严嵩父子及其党羽在袁州(今江西宜春市辖区)府第的情况也了如指掌:“袁城之中列为五府。南府居鹄,西府居鸿,东府居绍庆,中府居绍庠,而嵩与世蕃则居相府,招四方之亡命为护卫之壮丁,森然分封之仪度也,总天下之货尽入其家……”

  对于嵩党内部腐败现象也有详细的描绘:“粉黛之女列屋,骈居衣皆龙凤之文饰,尽珠玉之宝。张象床,围金幄,朝歌夜弦,宣淫无度,而曰朝廷无如我乐。甚至畜养厮徒,招纳叛卒,旦则伐鼓而聚,暮则鸣金而解。”

  更震颤人心的是嵩党还收养刺客杀人,且半年之内就行凶27起:“……阴养刺客,昏夜杀人,夺人女子,诱人金钱,半岁之间,事发者二十有七。”

  林润还指出严世蕃确有谋叛之意,并将其与明朝中期举兵造反的宁王朱宸濠相比:“而且包藏祸心,阴结典模,在朝则为宁贤,居乡则为宸濠……”称严世蕃“以一人之身而总群奸之恶,虽赤其族,犹即余辜”;而严嵩对其子的罪行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顾子未赴伍,朦胧请移近卫,既奉明旨,居然藏匿,以国法为不足遵”,“既知之又纵之又曲庇之,此臣所谓嵩不能无罪也”。

  林润这一警钟敲得实在及时,两份奏折向上递呈之后,终令世宗痛下决心,铲除权奸严嵩一党。据史料记载,严世蕃被斩于市后,家产遭抄没,共搜出黄金3万余两,白银200万余两,“珍宝服玩所直又数百万”。

  林玨也为林润的《劾严世蕃疏》《再劾严嵩严世蕃疏》点赞,认为林润“忠肝义胆,以伸壮气”,同时援引王弇州(即南京刑部尚书王世贞)的话称,林润弹劾嵩党是“振天下之神气,而收天下既涣之心”。

八旬老人林少海为林氏唐代先贤所作的画像
八旬老人林少海为林氏唐代先贤所作的画像
比干庙中有造型各异的比干塑像
比干庙中有造型各异的比干塑像

  昭穆相承 牢记族训

  长福地灵人杰,历代以来名人辈出。曾任明代岳州通守(又称“通判”)的林文炜在其撰写的《藏先世诗文字法序》一文中表示,先人将其精神寄于诗文之中,后人应珍惜这些文字,多加琢磨,多看先贤文章,这样才能博览大雅,更好地传承先人遗志。

  据林少海介绍,长福林氏还编制“讳行”“字行”,其“讳行”为:成美明善,仰绍前贤;文章华国,礼义为先;“字行”为:敦厚笃慎,克修祖德;忠孝传家,子孙千亿。“讳行”“字行”的编制,其目的不仅是使宗族世系相承,昭穆不紊,而且通过朗朗上口的文字让族人牢记“忠孝传家,礼义为先”的家风族训,也便于考本源,明世系,利于海内外林氏子孙联络骨肉情谊。

  记者手记

  家谱族谱可旁证历史

  虽说“辨昭穆、定世系”是家谱族谱的最基本功能,但由于谱牒的创修之法经历了千百年的不断演化,修谱体例不断完善,修谱经验得到累积,其史料价值也愈见凸显。家谱族谱中往往蕴藏着大量地方史料、姓氏人文资料,这些信息会在不经意间,为后世留下了许多还原历史的线索。林润劾嵩奏折出现在长福林氏族谱中,即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让后人更真切地接触到了某些重要历史时刻,这样的价值是难以估量的。 (吴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