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钟表人:隐秘而杰出的“讨海者”

——

2017年06月16日 16:55:48 来源:东南网
分享到:      

  编者按:闽商是中国十大商帮之一,被誉为“华商第一族”。据史载,闽人崇商盛于元代,真正具有现代意义的闽商则崛起于19世纪后半期。在商品经济的发展

  历程中,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的外交环境、不同的政治架构、不同的人文环境,都赋予闽商不同的风采,更在历史兴替中不断铸就着闽商的新内涵。岁月流转,我们将目光移至近现代,关注闽商商帮中的这样一群人:他们互为同乡,以族群或者乡谊为纽带,自发进军同一产业,并融入现代市场经济,闯向五湖四海。从一方族群来说,他们形成的经济体量并不算小,甚至成为一方经济的顶梁柱,但从现代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说,他们需要更先进的生产经营方式,需要更健全的权利保障体系,需要更现代的资本运作模式。他们,呼唤社会的更多关爱,呼唤政府的更多引导。

恒丽电子有限公司车间内,工人在生产手表。
恒丽电子有限公司车间内,工人在生产手表。

  当西方传教士通过漳州月港舶来西洋自鸣钟时,他们一定料想不到,400多年后,这片土地将在此基础上流变出一个影响世界的钟表产业,以及一帮隐秘而杰出的“讨海者”。

  新世纪之交,技艺娴熟的闽南钟表人走出国门,通过十余年的海外掘金之旅,让世界看到了中国“表”情:数据显示,漳州90%的钟表产品外销,覆盖超过160个国家和地区,石英钟配件占全球市场份额超七成,石英钟机芯产量占比过半……

  而今,漳州已拥有钟表企业200多家,从业人数两万多人,产值近70亿元。2012年,漳州被授予“中国钟表之城”称号。然而,产业黄金期过后,漳州的钟表产业也来到了十字路口,他们需要探寻更加深入而多元的国际互动,协同参与改变国际钟表行业的未来。

  舶来品的本土化

  漳州人的制钟历史,可追溯至月港开埠时代。漂洋过海而来的西洋自鸣钟,引起了民间能人巧匠的仿制。“漳南孙细娘之自鸣钟”被视为“一时绝艺”,并由此产生了比“广钟”更早的制钟流派。但这颗外来的种子,直到400多年后才真正开花结果。

  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末的国营漳州钟厂,是当时国家轻工部确定的全国五个钟表定点生产企业之一。它不仅是漳州钟表产业化的开端,也为民营钟表企业的崛起输送了大量人才。“当时买钟,要拿着批条排队等候。”漳州市钟表同业公会会长邵跃明从小就见证了国营厂的繁荣。

  邵跃明1991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漳州钟厂,两年后选择下海创业,带着8个工人办起了钟厂。这正是国营厂式微、民营钟表厂崛起的时候。邵跃明说,同样的产品,当时民间的生产成本仅为国营厂的六七成。

  源于技术创新与成本控制,漳州民营钟表企业迎来黄金10年。高峰时,全市注册的钟表厂便有160多家,产业链也迅速形成,从塑料米、机芯、钟针制造到注塑、成品均有配套企业。全国每卖出四只石英钟,就有一只来自漳州。邵跃明的钟表厂第一年纯利润便达到七八万元。

  “全国各地的经销商扛着麻袋论斤进货,通过铁路托运到各省市。”漳州市钟表同业公会秘书长黄渊彬回忆。

  但是,好日子没有持续太久。

  “在义乌钟表批发市场,今天摆出一个新产品,明天就出现了‘山寨’货。”邵跃明还记得,自己曾开发一款50厘米高的石英钟,几天后市面就出现仿制品,还有不同的尺寸规格,价格也一家比一家低。

  由于市场饱和、恶性竞争、相互模仿、创新乏力、品质下滑,曾经以高性价比著称的漳州钟表遭遇口碑滑铁卢,退货与欠账越来越多,一大批钟表厂被拖垮。最萧条时,全市钟表厂数量不足30家。

  1995年,邵跃明的钟厂亏损50余万元,他和合伙人各自背负20多万元欠债,分道扬镳。

游客在恒丽钟表博物馆参观
游客在恒丽钟表博物馆参观

  走出国门“讨海”

  与此同时,漳州钟表业的另一支力量正在悄然生成,并在日后成功挽救了颓势中的钟表产业。

  1988年,黄渊彬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漳州市轻工业进出口公司从事外贸业务。1989年,他带着漳州出产的石英闹钟赴广交会推销。参会的第二年,他才等来第一个询价者,并接到了第一笔海外订单——英国客商订购3200只石英闹钟,每只定价2.4美元。

  此后,黄渊彬的海外客商不断增多。但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仍是漳州钟表商里的“非主流”。“当时内销正红火,没人想过钟表还能出口。”

  内销市场转弱后,漳州业者开始反思并谋求新出路,黄渊彬的成功也逐渐为同行所效仿。在对外出口中,漳州钟表高性价比的传统优势再次得到凸显,产业很快显现出鲜明的出口导向特征,并因此获得了新生。

  邵跃明是当地第一拨内销转外销的钟表人之一。通过出口,他用一年时间就还清了负债。1999年,他所在的漳州市恒丽电子有限公司单月可出口石英闹钟240万只,石英挂钟60万只。

  1998年,福建华艺钟表集团有限公司研发出第一颗钟表机芯,不仅结束了机芯依赖进口的历史,也进一步降低了产品成本。近十年来,“漳州芯”的平均价位保持在日本的十分之一的水平。正因如此,即便是国际金融危机袭来时,漳州钟表产业也并未遭受过多影响。

  走出国门“讨海”,让漳州钟表产业迎来了又一个黄金期。如今,漳州钟表产品90%以上外销,覆盖165个国家和地区,石英钟配件在全球市场中的占有率已超过70%,石英钟机芯产量占全球50%以上,手表产量占全球份额的10%。

  光鲜数据的背后并非是一帆风顺,而是饱含着漳州钟表人不断适应国际贸易环境与规则、规避外部风险的漫长阵痛。

  “但凡遇到进口国政治环境不稳定,订单量便可能急剧下降;成品钟出口到土耳其,面临200%的关税;欧盟RoHS标准出台后,导致两年时间里欧盟市场向我们关闭……”黄渊彬说。

  一项关于手表防水国际标准的争议,曾经在国际上持续了5年。“瑞士、日本、德国等国主张,防水标准需要达到3个压强单位,而当时国内90%以上的出口手表只能达到1个压强单位,因此,漳州钟表曾经遭遇投诉和退货。”邵跃明说,漳州钟表业为此做了大量实验,并收集数据进行论证,提出3个压强单位属于潜水级标准,1个压强单位已经符合大众需求。据理力争后,终于促成了国际标准的重新修订。

  寻求国际影响力

  尽管漳州钟表业在国际市场上占据巨大份额。但一直以来,它长期扮演着低调的“隐形冠军”角色,以贴牌代工为主。

  “由于缺乏国际化的品牌支撑,漳州钟表企业只能占据低端市场,依靠低成本战略拓展份额。在制造业整体不振的情况下,我们的利润率也在不断降低。”邵跃明说。

  下一步怎么走?漳州钟表人各有思路。

  近年来,邵跃明试图在国际市场上寻求更多话语权。目前,恒丽电子有限公司已参与9项钟表国际标准的制定和修订。其中,“指针式石英钟—机芯与指针的配合尺寸”与“指针式石英钟—走时精度”已分别于2012年和2015年发布。

  对于如何转型,邵跃明同样有一套理念,在他看来,作为外向型产业,开展更加深度而多元的国际互动,更加重要。“要推动精密化自动生产,构建跨境电商平台,塑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紧紧跟随智能可穿戴潮流。”

  4月,中国第三届钟表设计大赛在漳州开幕,邵跃明所在的漳州市钟表同业公会是主要承办方之一。这个历史不长的钟表赛事,却致力于打造国际影响力。“瑞士独立制表人协会的不少成员和相关钟表设计学校决定将参加这次设计大赛。”邵跃明表示。与此同时,漳州市钟表同业公会也在积极申办钟表国际标准年会。

  “不久前,我们刚刚拿下了瑞士百年品牌瑞莎的中国区总代理。作为双向互动,我们还实现了漳州品牌瑞士制造,让瑞士的钟表厂商做我们的代工,扩大中国品牌的海外影响力。”邵跃明表示,未来,还将在欧洲、东南亚等市场设立电子商务海外仓。

  漳州宏源表业有限公司曾创造连续七年指针式石英表出口额全国第一的成绩。2012年,宏源也与全球知名的时尚电视台——法国FTV签订长达十年的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发力全球时尚手表市场。此后,其力推的品牌Time2U亮相全国各大商超,并被赋予区别于国内传统手表的差异化定位——快时尚手表。嫁接国际经验,开拓国内市场,是宏源公司的转型思路。

  黄渊彬则期待着带领漳州钟表产业融入国际钟表共享经济平台。“未来,漳州市钟表同业公会或将与世界各地的钟表协会共同搭建垂直平台,通过大数据机制,引入全球化众筹和私人订制模式,协同参与再造国际钟表行业。”他说。(张辉 通讯员 杨志慧 文/图)